羌笛何须怨。杨柳春风,不度玉门关。

看到前传游戏里说,陆少大概算是白马啸西风里李文秀姑娘的徒孙。

要是东厂三人组谋反失败的话,萧遥是死透了,小王子估计会远走西域吧。

所以不知道一生都被留在江南的陆少,送走他的时候是什么心情。

「师祖曾经对先父说过,西域风沙大,但是人都是很好很好的。」

他站在江南的杨柳树下,有燕子衔泥飞过:

「若是燕兄……还有什么舍不下,放不掉的,大可一并忘了吧。中原伤心地,也不必再回来。」

燕宇牵着白马回头看他。那一双眼里噙着笑意,眼尾揉了西子湖畔三春桃花。

他终究是摇了摇头。白马的蹄声扣着杭城的青石哒哒,走得很急。

有一句、大概每一个远离伤心地的人都会默念的话。

那都是很好很好的,可我偏不喜欢。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登云逐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