羌笛何须怨。杨柳春风,不度玉门关。

【曹荀】 幕间席 ( OOC,现代性转,慎入)

手机短打,突发短篇。性转彻底OOC严重。

现代背景,私设如山。没有情节没有逻辑。

被日语摧毁语法,好久不码字产出没法看。投喂给辛勤更视频拉我回坑的辛夷同学……(然而不够格)

一个不会码字的我怎么对得起一个努力产出的你(嚎啕大哭.jpg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再一次有电话打来时曹操刚结束这场令人疲惫的酒宴。人歪在汽车后座上,手机就捏在右手掌心。

这次她没有耐心等到铃响十秒,直接接了起来。

「曹总,条子人走了。」程昱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听筒里有这座城市上空过境的雷声轰鸣,远比隔着厚厚车窗玻璃听得要响亮得多。

即使在东汉移动差劲的通话质量下,程昱的声音仍旧透出一种放松,「什么都没带走,估计还留下了点东西。」

其实走了就好,曹魏从不在意条子们的手脚。警方的窃听就像公司里的内线,动作粗笨痕迹明显,处理这些程昱远比她在行。

「不过荀处说,她办公室里那个,还是不拆的好。」

闪电划过城市上空。

于是曹操皱起了眉:「所以你还真没拆。」

想了想又说:「让荀彧接电话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外出的曹总无数次和属下联络,最终都大抵要归结为「你让荀文若听电话」。非是公司人员分工不精术业不专,大概每个环节都运转得过分流畅,只有这人还值得被啰嗦两句。

荀彧是那种,永远无法被当面指责的人。即使在你勃然大怒之后的办公室里。

她就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,手里捧一只滚烫的玻璃杯——十指被热水烫得微微发红,替你一页一页熨平刚才因为发怒揉皱的文件。

于是你不自觉地开始抱怨起来。市场不好,对手刁钻,人事艰难,资源短缺……

她安静地听着,偶尔插一两句带点含蓄自责的要点提示,听你把最近诸多杂乱的不顺串成一个完美的逻辑链条。

——她知道你有多么聪明。

于是你找出了问题的关键,问她该怎么办。虽然心中早有了决断,此时你也认为自己大气到可以容忍一切的忠言逆耳。

她便幽幽柔柔地开始阐述,多数时候就是你心里的想法。权衡利弊,条分缕析,即使某些难以启齿的所作所为,她总会替你想到一个聪明的借口。

然后她放下手里的杯子,说曹总您先息怒。

谁不知道曹操为人暴戾。然而暴戾不是暴躁,你在人前一颦一笑都经过算计,眉峰一轩总会达成目的,眼泪落地永远收买人心。

她替你把文件摞成一叠:这样的火气,可不该让别人看到。

此时你才有闲心冲她开玩笑:别人不行,你又不是外人。

你从学校里就学会了男女不忌,习惯了与形形色色的人互相撩拨渲染,暧昧缠绵。然而她并不会接你的茬。

——她的眼睛太会说话,那些不形于言辞的深思和用心都分毫不差地传达出来,就连一丝一毫的无奈和纠结都难以隐瞒。

其实还是一个太好懂的人。曹操想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后来她习惯了出长差,带各种各样的属下,见各种各样的人,只除了荀文若。

多年信任暂且不表,隔着长长的通讯线毕竟不比隔着一张办公桌。如果不用看着那双眼睛,大概无理的要求会更容易提吧。

电话交谈经不起冗长的沉默。往往没有几秒,对面的人总会应承下来。

除了要求之外,她在电话里也冲荀彧念叨过许多人。老辣的、耿直的、黑的白的,她能忍的和装作能忍的,活的,死的,生不如死的。终于有一天她说,我冲你挂念着这么多人,你倒是不提醒我挂念挂念你。

对面的声音终于没能忍住笑:我百无一用,也就够听听曹总的电话;左右我都在这里,挂念我做什么。

确实,曹操让很多人找荀文若接过电话,没有一次不在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「她刚才回家去了。」然而此时程昱说,「让我这会儿再给您打电话,说您今晚那伙人不太好对付,大概这个点才能结束。中间还是不要拿小事叨扰您的好。」

曹操在没人能看见的电话这头翻个白眼:「把她办公室那个窃听拆了……算了还是先留着,我待会儿自己问她。」

她没什么耐心地直接挂了电话,从通讯录里翻荀彧的号码;手指刚刚按上拨号键,却又迟疑了起来。

才出长差回来,今天又没去公司,算算大概有三个月没见面了。

今晚刚上谈判桌就有条子上公司的门。虽然实属常有,然而谈判本就事出突然,她来不及通知公司做任何准备。

全权做主处理了这样的事情,总该汇报一下。

荀文若可不是越俎代庖的人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荀彧坐在窗前,刚洗过的湿发披在肩头。雷声闷响了一整晚,此时夜色浓黑,才落下雨点来,敲在她面前的玻璃窗上。

今夜远不是她处理过最紧急的情况。即使素来缺乏随机应变的本事,无论法庭的传票还是警局的紧急提审,都不足以让她畏惧。

只是这一次的曹魏恐怕已经算不上干净。身后就是被藏纳的污垢,她在大厅里和那些人谈笑对峙,头一次感到公司穿堂风这么冷。

窗口的树杈之间,隐隐闪着路口交通灯的红光。

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比她预期的晚了那么一点。

「喂?」

「你下楼吧。」电话那头依旧是曹操不容拒绝的口吻,「一起吃个夜宵?」

她看见窗口红绿的光线见闪出奔驰前灯耀眼的光芒,被雨滴匀开在玻璃上,使得色调稍微暖和了一点。她的心还是不争气地、沉重的雀跃了一下。

即将面临的,质问也好,试探也罢,终归还是提前见上了面。

她心里一个声音说,三个月的信任可真不容易;另一个声音说,别胡说了你就是在想她。

她拢了拢头发走出公寓的楼道,才发现自己没有带伞;然而雨点打在帆布面上的嘣嘣声已经响起。

——那个人站在对面的路灯下,打一把黑伞,脸色不咸不淡地把她望着。

于是在看不见的暗影下,她难以自抑地笑了起来。

END

orz初中看的三国演义,请别介意情节和人物的扭曲。

作者感情障碍,没有cp感才正常……性转什么的,因为被视频洗脑……然而我并不会写女孩子。

土下座致歉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6 )

© 登云逐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