羌笛何须怨。杨柳春风,不度玉门关。

是有点「到手的东西就不懂珍惜」……

人长大了,心总是野的。

不能活在这样的歌词里,很抱歉。

就这样吧。


>>>

过了两个月,现在再来说说和D同学的事?

总之后来进了一个死循环,他不认真的表白,所以我也很玩笑的拒绝。

到最后他想认真起来了,我:没门。

这不是一个狼来了的故事!说到底我也不是很心累。

坦白说前几年是真的有喜欢过这个货,不过越来越觉得,朋友距离最好,省时省心省力。

所以最后我跟他说:你就当我是真没这根筋吧。

其实仔细听起来就能知道,我不是真没这根筋,但是这个货居然就这么相信了233,一直傻得很可爱。

所以我们继续保持了亲密的基友关系。

那段时间最亲密的人际圈各种戏剧性。

一个学长的女朋友订婚前因为嫉妒把我和学长的微信好友删了,学长打电话道歉都不敢用自己的手机;

过了俩月我以为他俩婚礼都该办完了还在遗憾不能参加,结果学长给我发了个好友请求:Can you forgive me?

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,结果学长微信告诉我,我明天就来武汉给你赔礼。

mdzz,我明天有课诶?

他来武汉之后我就又听了一个男女之间分手的奇葩姿势。顺便我学长损失了一个价值两万的订婚戒指。

我:老哥你真有钱。

然后这两天我给学长的朋友圈点了个赞,于是半个小时后D发消息问我:说好的学长删你好友呢?说好的要结婚了呢?

然后十分钟以后我们一起吃米线,我把学长的故事删掉了隐私告诉了D。

D在听说学长来过武汉之后丢给我一个怜悯的眼神,诸如“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”。

老子就喜欢懂装不懂不行啊!

我没办法跟学长解释“我觉得D并不算喜欢我”,学长只会问“我靠那他为啥要跟你表白”。

我也没办法跟D解释“学长来看我只是因为想散个心”,D只会说“我靠你们散心都不叫我啊”……

总之大概我理解的喜欢和他们有差距。而且我就是没办法将就一个“没那么喜欢我”的人,哪怕其实我们关系很好。

而如上所述,现在的我觉得自己相当的婊气,并且没办法改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登云逐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